时代文学
高质量网文粮草推荐

低调二十年,觉醒系统后一鸣惊人小说最新章节在哪里可以免费看

由著名作家“三寸光”编写的《低调二十年,觉醒系统后一鸣惊人》,小说主人公是徐年,喜欢看玄幻类型小说的书友不要错过,低调二十年,觉醒系统后一鸣惊人小说最新章节第244章 老白,已经写了516355字。这本书又名《入玄成仙,从不当赘婿开始》。

一、作品简介

男女主人公叫徐年的小说《低调二十年,觉醒系统后一鸣惊人》是网络作者三寸光写的一本书。主要讲述了:走进百槐堂的后院,徐年恍惚之中像是回到了河竹村里的那间医馆,房屋整体的结构与布局如出一辙,只不过这里毕竟是富饶繁华的京城。河竹村的那间医馆与这家百槐堂比起来,只能说是青春版。后院里只有一个人,微胖,留……

低调二十年,觉醒系统后一鸣惊人小说免费阅读

二、书友评论

我想问下,既然能不远千里的从山村到京城给他娘看病,然后知道了是8年前下的咒术,也知道是和国公府有关,你不想着弄清楚,天天掺和乱七八糟的事情里,又是兄弟又是女人的,看不懂

好书,就喜欢这样不啰嗦的书,不过武夫最好加一点武功招式,道门的会法术的更有看头,不然总感觉只有境界,其他什么都没有,打斗不精彩

看完100章发现主角存在感并不强 开局武力值也算高的了怎么就这么低调呢 母亲被害么少说也得去掰扯一下 就这么随波逐流也是够有种的

挺好,还行,看之前我看了看书评,发现有人说日常太多什么的,但是这类不就是日常?还非得打架打个几章?总体来说还行,但是小狐狸是加分项

文笔不错,剧情精彩,但是要压低速度仙灵根五品境界晋级速度就不提,望作者速更,此书大吉。

三、作品赏析

走进百槐堂的后院,徐年恍惚之中像是回到了河竹村里的那间医馆,房屋整体的结构与布局如出一辙,只不过这里毕竟是富饶繁华的京城。

河竹村的那间医馆与这家百槐堂比起来,只能说是青春版。

后院里只有一个人,微胖,留着两抹胡须,怡然自得地饮着茶,像是个在享受生活的富家翁。

他放下了手里的茶盏,捻了捻胡须,眯着眼睛笑道:“都这个时辰了,天天竟然还会放人进来,今儿个不急着吃饭啦?奇了怪哉。”

“你们是谁要治病?过来吧。”

都到这里了,治病也不急于一时,徐年先是递出了书与信,富态的张槐谷接过后看了眼信封上的落款,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:

“我还当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,难怪这臭丫头这么殷勤了。”

信看了个落款就丢到一旁了,随手拿起那本凝聚着李施诊半生心血的医书,一目十行的翻了十几页,时不时摇摇头,又时不时点点头。

最后合上书拿在手里,垂着眼看不出喜怒:“看来我这师弟依旧是逢人便治,不计诊金与缘由,只要是确有其病,对不对?”

徐年沉思了片刻,点了点头。

但凡寻到河竹村的那间医馆求医问药,只要不是求的太过于离谱,几乎都能得到满意的医治。

什么叫离谱呢?

比如有个县城里的员外就曾找李施诊开个药方,诊金都好说,只要能满足十四房小妾并且个个只会怀上大胖小子就行。

对于如此愚昧无知的求医者,李叔统统认为不是身患疾病而是脑子有病。

应该不属于“确有其病”的范畴。

“看他写在这本书里的那些杂七杂八的疑难症经验,就知道是死性不改了。”

张槐谷屈指敲了手里这本医书几下,仿佛是指着遥在千里远方的某人,悠悠地叹了口气。

“都这么多年了还是没开窍。”

“你有宏愿想救天下人,不说你救不救得了,可有问过天下人想你救了吗?”

“当年之事,你还要经历多少次才能放过自己……”

徐年默默地听着,这话里没有展开来讲的当年之事,或许就是李叔隐居在河竹村的原因了。

感慨完托来书信的故人,张槐谷放下了书,抚平并不存在折痕的书角,但却依旧没有拆那封信,转而是看向了近在面前的徐年和徐菇这对母子。

“你没病,看来患者是她了,她是你娘?赶了很远的路来京城吧,有孝心,比天天那死丫头好得多了,不过我这师弟治不好要推给我,这病怕是不一般……”

望,闻,问,切。

十分寻常的诊断方式,没什么奇技妙诀,只不过张槐谷在切脉到一半时,皱了下眉头,紧接着他催发出阵阵绵如细丝般的灵力包裹住了徐菇,片刻后灵力收敛,眉头舒缓。

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师弟他治不好,得推到我这儿了。”

诊断出了结果,徐年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,仿佛等待病情宣判的不是徐菇,而是他自己,不过这节骨眼上,张槐谷却卖了个关子。

“小子,我考考你,你觉得你娘这是什么病?”

徐年默然片刻,其实在李叔身边耳濡目染了八年,了解到了修行者、妖兽等等一些超脱凡俗的存在之后,他心中早就已经有了一个猜测。

赴京路上又翻完了李叔所编纂的医书,更加是确认了这个猜测的正确性。

“我娘她应该不是生病。”

“嗯,看来我师弟教了你不少东西。”张槐谷抿了一口茶,微微点头,也不知道是满意这茶水的清冽香醇,还是徐年的回答,“这不是生出来的病,我师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但在我这里确实治得了,只不过得费些功夫。”

千里赴京,为的就是这句话了。

徐年喜上眉梢:“多谢张大夫!”

“先不要急着谢,我师弟是个只顾治病救人的烂好人,但我可不想和这里头的‘好’字沾边,看在你替我师弟送来了书信的份上,我治是可以治,但诊金不能少……”

羊角辫少女蹦蹦跳跳地走进后院,两根羊角辫一晃一晃十分有活力,她听到张槐谷说出来的这话当即瞪大双眼,大声喊道:“老张你是掉钱眼里了吧?李叔送来的书信都抵不了你的诊金,信不信我在你茶里掺泻药啊!”

原本从容不迫尽显高人风范的张槐谷顿时破了功,茶杯猛地拍回桌上,回瞪过去:“张天天你这死丫头,到底谁是你爹?”

杯没碎,茶未洒,可见功力。

毕竟早就不是第一次被气到拍茶杯,熟能生巧了。

“老张你虽然是我爹,但李叔可就这么一个,你不会以为是自己更重要吧?不会吧不会吧……”

少女双手叉腰义正言辞,只是这小嘴就跟抹了蜜一样,张槐谷只能别过脸去,无视这尽显孝道的亲生女儿。

围观到这父慈女孝场面的徐年有点尴尬,他只能强行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,默默等着发泄似的猛灌了一大口茶水的张槐谷,重新续上了先前的诊金话题。

“我要黄金百两作为诊金。”

“现在拿不出来没关系,可以签个债契,一年还清不算利息,三年只要你五厘,十年便要五分了。”

“有没有异议?”

徐年还没说话呢,张天天就已经发出了一声惊呼,仿佛是白日里见了鬼:“黄金百两还算利息?老张你是不是心肝烂了要打一副金子做的给自己换上?”

张槐谷肝火直冲天灵,蓄长了的胡须都抖了三抖。

徐菇也低呼了一声,从决定赴京后首次有了放弃治病的念头,她朝徐年摇了摇头:“年儿,娘这病反正已经这么多年了,只要不干重活其实也没什么影响,没必要。”

大焱国力昌盛称得上盛世,一斗米够一个食量普通的成年人吃上一个月,只要十文钱而已,千文为一贯,一贯铜钱沽作一两白银,又十两白银才一两黄金。

所以,黄金百两相当于是什么呢?

既是一辈子的衣食无忧,也是寻常百姓一辈子都挣不出来的天价。

若有黄金百两,徐菇宁愿拿给年儿去过上好日子,不愿因为她这不是生出来的怪病,让年儿背上黄金百两的债务,说不定得用一辈子去偿还。

小说《低调二十年,觉醒系统后一鸣惊人》试读结束!

微信阅读

相关推荐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